服务热线 0755-1325487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反正我觉得她的笑是挂在那双眼睛上的
产品展示

    《反正我觉得她的笑是挂在那双眼睛上的》

    时间:2017-05-17 10:54
     
      (梦里见到桂花雨,栀子含愁吐凄香……那时心情那时爱!)      
            
               梅子是我的表姐,说是表姐,其实大我不到一月,从上幼儿园开始,我们就是同学,两家又离的不远,一来二去自然的我们成了朋友。我们相约一同上学放学,走
     
    在路上也通常手挽手,俨然亲姐妹一般。可我从不叫她表姐,她也不叫我表妹,直呼名字更显得我们的亲密。梅子皮肤白皙,脖子修长,在农村女孩子中难得见到她那样美丽的
     
    肌肤。她睫毛长而密,也遮不住黑亮的眼睛,常还没说话,就笑意盈盈的了。反正我觉得她的笑是挂在那双眼睛上的。梅子一直是班长,因为性格活泼,人又漂亮,所以每到月
     
    季、玫瑰、栀子这些香花开的时候,就常有男生从家里或邻居家偷偷的摘来送她。她就用一个小墨水瓶装上清水,把花儿插在里面,大大方方放在课桌上。常常隔了好几张桌子
     
    还能闻到花的阵阵芬芳。花儿被她赏玩一阵后,就会三三两两的送给别的同学,我当然也不例外。可总觉得那花儿也不那么招人喜欢了。花儿还是一样的花儿,可心情却是大不
     
    一样了。我的沉闷她的爽朗,我的拘谨她的热情成了鲜明的对比,可我们还是朋友,走在哪儿都在一起的朋友,即便上厕所也相约一道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晓东是个男孩子。个子一般,可爱好打篮球和乒乓球,我常惊讶于他平常的个子却能将球传通整个球场;打乒乓球时,总爱学那时邓亚萍的高抛球发球招式,可又
     
    常发出界,所以看他打乒乓球的同学都说他“臭假”。不过他英语口语能力不错,在我们班里惟有他可以和英语老师对话,所以,英语老师批评我们时就老拿他做参照:“看看
     
    人家李晓东……”更关键的是晓东他同样性格开朗活泼,常能听到他和同学聊天时“哈哈哈哈”的大笑声。又爱和班上男生里有名的“张疯包”一起胡侃神吹,明明是些不着边
     
    际的狗皮膏药,偏就引得“旁听”的女生跟着嘻嘻哈哈。所以,晓东和“张疯包”并称我们班的“绝代双骄”,至于有没有贬义,那时侯没有认真想。遇到老师不到场的自习课
     
    ,哈哈,精彩了。他们就聚在一起“笑谈江湖”,其中当然也少不了梅子,因为她也是那么出色和爽朗。我安安静静的坐在离他们远远的角落,抱着本小说起劲的看。他们谈些
     
    什么,我没太在意,而笑声里最突出的就是晓东和梅子的声音,唯有他们俩的声音常打断我的思绪,我盯着书要呆上好一阵子。
              我和梅子还是一天天一起上学放学,我们彼此也常无话不说。除了谈晓东,似乎晓东就不曾是我们的同学一样。
              转眼的,没有男生再摘栀子花来送给女生了。我们都升入高中了。我和梅子成了留宿住读生,为了能常在一块儿,我们特意请求住在一个寝室,我想班主任是看了梅
     
    子的情分儿,才同意的。因为梅子是那么好的女孩子,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呢。
              学校有块很大的草坪,原作足球场,后来因为无法连续组建校足球队,再加上能担当足球教练的体育老师也欠缺,也就荒废了。只是这样一来,来这里看书闲坐聊天
     
    的学生就多了,学校就在这里添置了一些长椅。在草坪的西南方向有四五棵很大的桂花树,平日里长得枝繁叶茂,绿意盎然。我平日也常来这里看书,或坐着发发呆。而且最喜
     
    欢坐在那几棵桂花树下,看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投在地上的班驳的桂花树的枝叶的影子。还有一个原因,是桂花树不易长虫,坐在树下再久也不用担心树上会突然掉下软乎乎的
     
    虫子来。
              一天,我正在树下看席慕容的诗集,晓东路过。他嘻嘻一笑,突然很紧张的说:“嗨,小米,你头上有条虫子!”我知道晓东的鬼把戏,也不慌张,不尖叫只是笑眯
     
    眯的说:“哈哈,你骗谁呢,我知道没有。”他神色严肃的说:“没有骗你,真的,有虫!”“你不知道吧,桂花树不爱长虫子的。”我笑盈盈的看着他。“哈哈,难怪你不怕
     
    !”顿了一下,我盯着他的肩膀:“蜘蛛!蜘蛛!”他嘿嘿一笑说:“你这点小把戏,也想骗我?”我豁的站起来,书掉到了地上,我顾不得拾,急得一边跺脚一边叫:“蜘蛛
     
    !蜘蛛啊!你肩膀上!”见我表情他信了,连忙扭头看肩膀。果然见有一只小小的绿色蜘蛛在肩膀上爬动,他轻轻用手指一弹,蜘蛛不见了。我才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吓死我
     
    了。”他狐疑的盯着我:“不会吧,大小姐,你怕蜘蛛?蜘蛛有什么好怕的?你们女生怎么都那么大惊小怪的!刚才我跟梅子开玩笑,说她头上有虫子,哈哈,她吓得直叫,不
     
    停的跳,要我赶紧帮她逮下来呢。“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我心里有很奇怪的感觉,感觉酸酸涩涩的,可是我微笑着。心里想:“梅子啊,多么活泼的梅子……”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晓东说:“你们俩,梅子怕虫子,你怕蜘蛛,哈哈,有意思。”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我拾起书故意生气的说:“要不是看到蜘蛛快爬到你脸上去了。我才懒得告诉你呢,告诉你了,你还嘲笑我!”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晓东又是一阵笑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接着,晓东问我:“小米,你怎么老喜欢在桂花树下看书啊?我都看见你好几次坐在这里了。”我想了想,抬头看了看桂花树,莫名其妙的说:“我在等桂花落
     
    在我的书上。”晓东上前跨了一步,用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:“你没病吧,小米?看书看得糊涂了?”我拿书打开他的手:“你才有病呢。”晓东又是哈哈哈哈的笑。这个死晓
     
    东,他懂什么呢?我干脆不搭理他了。他又说:“喜欢桂花,我家有啊,不用等。放假的时候来我家看桂花吧。”说完,径直走了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等到放暑假,还有好长时间呢。可我以后上课的时候就常想起那句:喜欢桂花,我家有啊,不用等。放假的时候来我家看桂花吧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我也常宽慰自己别把玩笑当了真啊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一天,梅子对我说:“小米,晓东叫我们暑假去他家看桂花呢,你去不去?”原来,有梅子。我应该想到有梅子的啊。我淡淡的问:“还有谁?”“还有张疯包
     
    。”梅子回答。“去吧。”我回应道。梅子显得很高兴:“说定了,我告诉晓东,说你也答应了。”可是,我不是那么想去了。有梅子,有张疯包,已经很热闹了,我不去没有
     
    多大关系。可是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答应了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这个年龄正是结婚的黄金时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