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 0755-1325487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期末考试很快就结束了天气转入了炎热的暑期
新闻资讯

    《期末考试很快就结束了天气转入了炎热的暑期》

    时间:2017-05-17 10:52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期末考试很快就结束了,天气转入了炎热的暑期。我整天没精打采的呆在家里看碟,听歌。电话一响,马上就有一个念头一闪:会不会是晓东?可是,每次都让我很
    失望。张疯包倒是打了几次电话来,净是扯淡。也许,就我一个人在热心看桂花吧。八月中旬的一天,梅子打电话来了,说:“小米,又在家里闷坐啊?晓东说他家的桂花开了
     
    ,要我们去看呢。你看,是哪天去啊?”我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巨大的失落,于是说:“我有点事,不去了。”梅子在电话里笑着说:“什么事啊,我还不知道你吗?不就是看碟
     
    听歌嘛?去吧,去吧……“梅子在竭力的鼓动我,我知道其实我是用不着她鼓动的,我想去。可是,我为什么失落呢?因为晓东给梅子打了电话,却没有给我打吗?我本不坚决
     
    的立场在梅子的话下立刻瓦解。即便晓东没给我打电话,不也叫梅子叫上我了吗?去吧。说服了自己,我和梅子便决定第二天就去晓东家。 
            晓东家那棵桂花长得比学校里的还大,枝叶繁密,站在树下,抬头几乎看不见天的缝隙了,枝叶间细细密密的满是盛开的桂花,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。树下匀匀落了一
     
    层桂花,我不忍心去踩踏,拾起一朵放在手心里仔细端详。“你们猜,桂花有几个花瓣?”我问道。“你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好奇啊?”张疯包问。我说:“你像个大人了?所
     
    以不该和我们一起来看桂花!”晓东却笑着说:“要逗嘴,那边去,不要吵着我们,啊?对吧,梅子?”大家就都笑。这一天,大家玩的很高兴,一起看桂花、笑闹,在晓东家
     
    的池塘边钓鱼。饭后,张疯包在桌边开始买弄他的“看相术”了,张疯包说他祖上的祖上有一套看手相的秘笈,经他琢磨已掌握了大部分的内容。要给我们看手相。我笑着说:
     
    “张疯包,你现在可以改名叫张半仙了。”张疯包一本正经的说:“什么半仙,你说到哪里去了,应该叫张神仙。”大家就是一阵笑。他分别给晓东和梅子看了,然后对我说:
     
    “小米啊,看你就是苦命啊,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。”我气极:“你张疯包才苦命呢,我命好着呢。”遂伸出手,张疯包看了一下,很严肃的说:“糟了,小米啊,有问题
     
    !”大家都注意的听着下文,他却故意不说了。我追问:“怎么啦?”他做出伤感的样子,说:“小米,你的手相显示你到老有黄昏恋啊。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大伙都开怀大笑
     
    。我知道他拿我开心呢,也笑:“少年恋都没有,还黄昏恋呢,张半仙,你看的什么手相啊!”晓东说:“张疯包,我跟你打赌,小米的命比你好。而且没有黄昏恋,你信不信
     
    ?”张疯包哈哈哈的笑,不回答。奇怪的晓东,好象比我还清楚我的命运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天色渐晚,他们一起送我和梅子回家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路上,夏天傍晚的凉风轻拂面颊,水田里的青蛙和小径旁草丛中的蟋蟀时断时续的轻吟低唱,月色升起,水田里还不时的冒出“汩汩”的轻响,我知道那是白天晒
     
    后的水田在冒气泡,尖尖的水稻叶子上顶满了露珠,不知什么时候,晓东走到了我的面前,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我说:“晓东,你看梅子今天好开心啊,她是我表姐呢。” 
               “是吗?可你们性格一点不同啊。”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我笑笑,没说话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晓东说:“我们好久没这样开心玩过了。等开学就高三了,可要抓紧时间学习了。咱们班女生就看你和梅子了,你别看张疯包整天嘻嘻哈哈的,他小子阴着啃书呢
     
    。”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我叹口气说:“我知道。可是感觉自己底气不足,梅子的希望要大点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“谁说的啊,梅子行,你也行,少看小说不就行了吗?你看从小学到现在我们都是同学,能一起上大学该有多好。”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我又叹口气幽幽的说:“梅子是肯定能和你成大学同学的。”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张疯包和梅子走过来了,张疯包问我们在聊什么,我说:“晓东说我们大家都能一起上大学就好了,可我想我只能看着你们上了。”“哈哈,小米啊,你别说得那
     
    么可怜啊,我都心酸酸的了。你放心,你考不上,我也不会忘了你的,哈哈。”张疯包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转眼的,进入了高三。淡淡的高考硝烟味开始轻轻弥漫。梅子和我的关系却有了变化。因为有一天,我在常看的书里发现了一张纸条,是梅子写给我的: 
              “表妹小米: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晓东知道我们是亲戚,要我多帮助你,可是我想我帮不了你,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考上大学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表姐:梅子”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表姐?梅子第一次在我面前自称表姐!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什么意思?什么意思?晓东要她帮我?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头晕了一天。后来,因为时间紧了,大家都很忙,我和梅子不再一道来去……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我开始疯。开始不上课,偷跑到校外的山林里静坐。常看到一个中年人在林子里练太极拳,喜欢太极拳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结果不言而喻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第二年,我重振信心,开始复读。不知道是不是看练太极拳多了,我的心平静多了。常收到晓东的来信,平平淡淡,谈他的大学生活和学习,鼓励我努力学习。梅
     
    子和张疯包的信却一封没有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表姐——梅子,因为什么?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我不知道,梅子知道吗?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晓东的信我一封未回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可是有好几个晚上,我梦见了树树盛开的桂花,细细密密的桂花从树上飘飘而下,落在我的头发上面,我仰头,感觉桂花像雨一样纷纷……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有谁知道梦里的桂花雨啊,曾落湿了我的眼帘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高考终于完了。不敢再去证实什么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一天,却突然收到一个小盒子,是同学转交给我的。我很奇怪:什么人送的?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拆开盒子,幽香扑鼻——是大半盒风干的桂花。小小,小小的桂花,要收集这么多的桂花,也要点时间吧。盒里有张纸条:“小米,知道你喜欢桂花,没事我就为
     
    你收集了一点,祝你过一个快乐的暑假,九月,咱们学校见。晓东。”那一刻,感觉有温暖的柔情充满心底。只是我没有填报晓东上的大学,我害怕见到梅子,更怕梅子和晓东
     
    同时出现在我面前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我想给晓东打电话,想对他说出我此刻的感动和心情,可是我想:梅子也有一盒这样的桂花吧。而录取通知书却迟迟不来,就这样我不动声色的享受着风干的桂花
     
    的淡淡幽香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就这样,一去多年了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 后来,彼此再无消息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一晃,我结了婚,晓东结了婚,梅子也结了婚,只是结婚的时候我们谁也没见过谁。 
              ………… 
             又一晃,多年又去了。一次我和几个当年的同学小聚,其中有张疯包,待到酒入半酣时,他醉熏熏的说:“小米啊,我就想不通了,你当年怎么就瞧不上人家晓东啊
     
    ?早知道你瞧不上他,我就使劲追你,哈哈。”我看这疯包要疯一辈子了,遂装着生气的样子说:“你胡说什么啊,晓东不是喜欢梅子吗?” 
             “不是,你装什么傻?晓东喜欢你啊,他说他在学校的桂花树下看到你看书时,就喜欢上你了……,你对他很冷淡,……他为此还消沉了一段时间呢。看你现在还在
     
    装傻!哈哈。” 
              “那梅子呢?”我问。 
             “梅子,梅子是喜欢他,可晓东说她就像自己的哥们一样,哈哈." 
              桂花?梅子?晓东? 
              那一刻,我心里又下起了桂花雨,细细密密的桂花雨啊……